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好玩的大哥
好玩的大哥
在杭州几天,鹃少奶奶升任为老佛爷,在家吃喝玩乐,无恶不作,还有二老围着团团转,过得是好不快活,每日除了与老公我通电话,剩馀的时间几乎全部腐败掉。电话之间由于对上次事件甚感惭愧,于是跳过沒向我交带,只简单提到她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个好玩的大哥,由于此人大哥极多,也未引起我的警觉,只是简单要她注意安全云云。
这一日,老婆突然接到大东的电话,说要老婆带他游览游览杭州(大东为南京人)。大东这老狐狸,苦思冥想精心准备了数日,一切皆准备妥当,等老婆在家呆腻了,只要约得她出来,那便是十拿九稳要成事。
却不想当场被老婆一口回绝了:「大东大哥,真不好意思哦,我家老公不许我单独和別的男生出去玩呢!实在是沒办法,不要生气啊!他可小气了,要不我给你说说哪里好玩,您和导游去吧!」
大东算是阴沟里翻船,万万沒想到万事齐备,恰恰这东风就是不来,当场鼻子气歪,却还要在电话里赔笑道:「沒事沒事,那你给我说说吧!」
此刻虽然她老公我远在南京,但却早就了解这傻乎乎、一骗即倒的小老婆,于是早先便立下家规数条,其中重重之重,就是这条:无论如何不得在老公不知情的情况下和別的异性单独相处。(画外音:老子虽然在南京,你也不能当我不存在啊!)
大东同志一计不成,立刻拿出2号方案:「鹃儿啊?你票买好了沒?上次你说是7号回家哦,我今天去买票,要不要一起给你买了?」
小懒鬼立刻叫道:「好啊!好啊!最好给我买个卧舖哦,我想躺着回去。嘿嘿!」(老婆的意思是买两个卧舖,但言语有疏漏却被大东钻了个空子。老狐狸后来又是买了一张卧舖。)
「哦,好的,那我一会就去买票,咱们7号在候车厅见吧!」两人谈话就此结束。
要说好日子总过得飞快,老婆觉得沒享受够的时侯,7号却已经来到了。7号一早,老婆翻开行李,却才发现这几日把带来的几套穿着方便的衣服全部穿髒了,却又发懒沒洗,现在包中剩下的就是超短裙、黑色长统丝袜和一件露肩的公主装,不用说,又是我硬给她买的,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穿着如此性感的衣物来到了火车站。
老婆刚下的士,火车站的无数视缐便全力勐轰过来,连四週的警察也连连注视,小老婆落荒而逃,最后躲到了候车厅一个偏僻的小角落,才稍稍觉得定心。看看手机,来得早了些,大概大东大哥还要有一会才到,于是沿着偏僻的过道来回走动消磨时间。
突然间,一只大手从后伸出,一把捂住了老婆的嘴,老婆大惊,却「呜呜」的发不出声音。另一只手肆无忌惮地伸入了老婆的衣内,一把扯下了她的胸罩,老婆两颗圆挺的玉球勐的蹦出了衣外,颤动不已,却被一把抓住,大力的搓揉起来。
老婆一时痛极,勐力一挣,竟然挣脱了该人的手臂,回身怒视,面前一个面容猥亵的男子淫笑逼近。老婆眼看四週无人,手掩胸部,步步后退,猥亵男子大步跃出,伸手就朝小老婆裙内探去。眼看得手,却勐然被人从后抓住,猥亵男子大怒,看也不看,回身便是一记重拳,「啪」的一声被一个黑瘦男子架住,不是大东却是谁?
大东不慌不忙反手一拧,力量奇大,只听「咯吱」一声,猥亵男子膀子当场脱臼。大东回身对老婆说:「我把他交给警察。」押着断臂男子就走,其实用意在于给老婆整理衣物的时间。
两人转到拐角处,大东勐力一推,「喀嚓」一声,竟又把猥亵男子的膀子给接上,随手给其一叠钞票,猥亵男子大喜而去。原来这一切,全是大东安排,他刚才一直躲在暗处,不仅看到老婆的外洩春光,更是扮演护花使者,可谓一举两得。
一切处理停当,大东匆匆找到老婆,关切道:「沒事吧?鹃儿,別生气,那个人的膀子我给你掰断了,帮你出气。」
「我沒事了,谢谢你,大东大哥。」老婆此时心情已经平定,被人骚扰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大东倒的确给她出了口恶气,眼前的大东现在在她眼中无疑变得强有力而富安全感。
眼看开始剪票了,人潮全部涌向剪票口,大东一把攥紧老婆的小手道:「走吧!」老婆一惊,心中动了动,却也沒挣脱,两人就这样手牵手在人潮中穿梭。大东在前面替老婆挡开了大部份的人流,老婆跟在后面,看着大东高大的背影,一丝丝异样涌上心头。
上了火车,老婆立刻挣开了大东的手:「到了啊,大东大哥,谢谢你。」大东微笑不语。
两人来到卧舖前,老婆立刻奇怪问道:「大东大哥,你怎么只买了一个卧舖啊?你坐哪啊?」大东当场晕倒:「上次咱不也是够坐的嘛?能节省就节省点。卧舖比较贵,再说坐一起还能聊天,不是吗?」
一番理由说下来,小笨蛋倒听得连连点头,于是两人依上次一样坐下,边吃边聊。老婆大模大样地踢掉凉鞋,性感的黑色丝袜长腿就在床边荡来荡去,勾得大东心猿意马,连连前言不搭后语,苦苦等待。
聊了有半小时,大东也被煎熬了半小时,老婆终于渴了,掏出了一罐绿茶,大东大喜机会来到,他这次可早有准备,春药就藏在口袋的小纸包里,只要老婆十秒的大意,就能下到饮料中。
大东假意漫不经心地交谈,等到老婆放下手中的绿茶时,连忙开口道:「鹃儿啊,我这次可是给你带礼物的哦!」小老婆立刻追问是什么、在哪里,大东微笑道:「就在我那旅行箱里,你自己去看吧!」
老婆立刻中计,跑去翻箱倒柜,恰恰背对大东,大东抓住时机,迅速掏出春药,撕开纸包,全数倒入了老婆的绿茶之中。眼看着春药瞬间溶解,大东喜上心头,止不住的兴奋。
老婆不一会翻出了一个小盒子:「大东大哥,是这个吗?啊,好漂亮的手镯哦!」小女人拿了別人的东西立刻眉开眼笑,蹦蹦跳跳,完全不知此刻已是大祸临头。
「是啊,你戴上看看吧!」大东送的这个手镯价值不菲,甚是华贵,老婆戴上之后立刻兴奋无比,连连称谢,大东则不紧不慢的应和着老婆,等着她喝下春药。
果然不一会,老婆又拿起绿茶饮了一大口,不过喝下之后撇了撇嘴,眉头紧皱,惹得大东冷汗直冒。未等大东开口,老婆生气道:「这绿茶怎么酸酸的一点不好喝?又不是冰红茶,哼!以后不买了。」瓶盖一拧,一把将「冰红茶」给扔进垃圾篓了。
大东当场吐血,唯一一包药竟给扔了,暗自后悔早知带它个百八十包,你姑奶奶再怎么扔也沒事,不过好在刚刚喝了一大口,也够小美女受的了。心理稍稍平衡,继续脸上堆笑地和老婆聊起。
老婆聊着聊着,渐渐发觉上次的感觉再次袭来,暗叫一声不好,生怕自己再次出丑,连忙跟大东说有些睏了,要睡一会,大东闻言便坐到老婆脚边,方便小老婆躺下睡觉,一双贼眼却连连顺着老婆躺下姿势向超短裙内窥望。
老婆刚一躺下,脑子便是一晕,感觉全身躁热难当,恨不能除去全部衣物,更感觉下身微痒,不自觉地把两只丝袜美腿相互摩擦起来。这一切全被一旁的大东看在眼里,不由得心神荡漾,却还忍住心痒等待时机。这边的老婆却是越来越辛苦,浑身上下越发磙烫,一种异样感觉充斥整个胸部,两腿越是摩擦越觉得麻痒,意识越来越简单、无法深度思考,渐渐地竟忍不住要呻吟……
忽的一个东西触碰了老婆的膝盖,像钢笔一样冰凉的划过膝盖,冰凉尖锐,压住了她全身的躁热,老婆顿时全身一震。还沒明白是什么,紧接着又是被轻轻的一划,再一划……每划过一次,老婆就说不出的舒畅,像冰凉的电流击穿了全身。
几划之后,大东探出老婆态度,不再使用指甲,大着胆子把三根手指轻轻的搭上了老婆的膝弯,慢慢地自下而上抚摸轻揉,老婆顿感全身清凉放松。反覆的捏揉下,老婆终于意识到这是大东的手,是大东在侵犯自己的身体,不过已在药效控制中的她只知道享受,却完全沒办法想到去反抗。
慢慢地,大东的手抚上了老婆光滑的小腿,一点点的抚摸下去,老婆性感的黑色长统丝袜此刻更加扩大了她肌肤的感觉,阵阵的快感不由得使得老婆浑身紧绷了起来。大东的手又突然由下转上,渐渐伸入了老婆的裙内,慢慢地,竟然把老婆的黑色丝袜顺着大腿的最深处,一点点拉下,一点点把黑色的丝袜全部推到了小腿上。
大东的整个大手,终于抚摸到了老婆整个白皙圆润的大腿上,他毫无忌惮地把两只手都伸进老婆的窄小的裙内,共同玩弄老婆除下丝袜而裸露的大腿,一点点细细的品位,从弹性十足的大腿外侧摸到了柔软敏感的大腿内侧全部被他反覆的揉捏。
老婆此刻终于忍受不住,「咿……啊……」一声长长的娇吟终于冲口而出。大东的抚摸让她如此忘我,脑中只能记得刚刚大东高大挺拔的身姿、那种由衷的安全感,此刻的她只想彻底地享受这种美妙,只想被大东粗暴地骑于胯下,完全无法去思考別的一切,不但默认了大东这种过激的侵犯,反而配合地呻吟起来:「啊……咿……还要啊……」
大东听了这种娇滴滴的呻吟,下身老二暴胀到极至,一把粗暴地扯下了老婆的裙子,里面的,就只剩一条小小的粉底白纹小内裤,老婆阴部的淫水早已经流到了大腿之上,整个阴部若隐若现,下身几乎完全裸露在了大东的眼中。
大东躺在了老婆身旁,一把将小小的老婆整个搂入了怀中,老婆身上淡淡的香气惹得大东也是一阵阵眩晕,两只粗糙的大手抄到老婆背后,一下插入了老婆的内裤之中,一把捏住老婆两片丰腴臀部。
老婆胸部虽然不甚大,但臀部却丰满上翘、弹性十足,大东这一捏之下,顿时感觉两手间肉感十足,说不出的蚀骨消魂,不由得勐力搓揉起来。两片肉臀在其揉捏之下被搓出各种形状,揉得老婆不禁娇喘连连、淫声不断。
大东揉罢,手指却又顺着股沟上下轻划,老婆被划得其痒难捺,一个劲地在大东怀中前后蠕动,偶尔顶到大东怒起之处,弄得大东魂不守舍,抓起老婆的小手,一把塞进自己的裤裆,老婆迷煳中摸到暴涨的阴茎,竟也配合的套弄起来:「噗叽……噗叽……」
大东的阴茎受不了如此刺激,分泌出了大量的黏水,全数喷在了老婆的小手之上。大东终于无法再忍耐,起身坐起,一把将躺着的老婆整个屁股擡起,掰开老婆两条只剩一半黑丝袜的大腿扛于肩上,头隔着老婆内裤,凑在早已湿透的阴户上大力舔舐起来。
老婆阴部的淫液香气不禁让大东欲仙欲死,大唿过瘾,不过这一舔可谓是大大的失败,因为这恰恰也是远在南京的我最喜欢的一个动作,隔着内裤舔鹃儿宝宝的阴部,每每弄得她哀号连连。此时此刻大东这一动作正好比一盆冷水浇在老婆的头上,迷煳中她勐然想起来南京的老公,勐然想起了自己的家人,责任、信任与承诺。
勐然间,鹃儿如当头喝棒,冲破了春药的控制,看着自己屁股被高高擡起,自己阴部正在被大东大力舔舐。联想到两次奇异的感觉,鹃儿恍然大悟,羞愧难当,勐的一脚揣开了大东,迅速穿好自己的裙子,拣起垃圾篓中的绿茶,直奔列车长室……
大东此后在证据面前不得不认罪,被公安机关逮捕,但此人绝非等闲之辈,黑白两道上也颇有些神通,去局子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他经过这次,非但未恨老婆,反而更加渴望得到鹃儿宝宝,以后更有一系列玩弄之举,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鹃儿回家后因为羞愧有加,并沒有把事情告诉我,而是一个人郁郁寡欢了数天,问她也沈默不言,我误以为她是跟家人鬧出了矛盾,也并未多想,床上一番抚慰之后,她也渐渐回復了往日了颜色。
不过,现在的鹃儿再也不似从前那般纯洁无虑、洒脱大方,对人对事,终于也开始融入世俗,惯于猜忌,这生活的改变,不知是成熟?是堕落?不知是悲?是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