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性爱历史课
性爱历史课
月光透过纱窗照在他们的胴体上。她忍不住的就又俯下身子,吻住小丁的唇,就像在争吃一块美味的佳肴似的,直吻得,嘴唇触着嘴唇,「渍渍」作响。


  小云的右手往下伸,摸到了那根像泄了气的肉棒子,便套送了起来。湿淋淋的阴水和阳精,糊满了他的龟头,和那根肉棒子,就在她的套送间,粘粘的沾了她一手,并且「吱吱」怪叫着。


  小云愈忙是愈起劲,龟头就在她的套送摩搓间,猛地便涨红充血了,如一头发怒的野牛,整恨肉棒子,也像一下子充满了气似的,又硬挺了起来,小云的手都几乎握不住了。


  小云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直逗得小丁忍不住的在她的奶头上恣意地揉捏着。


  如此,两个人便各自玩着自己的游戏。小丁捏着小云通红的奶头,又揉又吮。


  而小云则逐渐加快速度,逐渐加重力道的套送着小丁的阳具。这使得小丁能够大饱眼福,把小云成熟的胴体看个够看个饱。


  那一对又白又柔又挺的玉乳,不用抖动,也好似会蹦蹦乱跳似的。樱桃似的小嘴,菱角线条分明,充满了女人持有的无限的抚媚热情。长长卷卷的睫毛下,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无限的神秘和柔情。


  她雪白平滑有致的脖子,令人引起无限的遐思。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肤,和凹凸玲珑的身材,惹得每个男人都会兴奋的心都跳出来了。大腿根部的那一片三角丛林神秘地带,毛茸茸的一片阴毛,有的甚至弯曲成厥类场物状。


  阴毛掩覆下的一道暗红肉缝,肉缝内一颗鲜红色的肉核,沿着腹部平滑的肌肤和她诱人的蛇腰以下。那修长、迷人的大腿,如春葱似的充满了性感。浑圆的玉臀,沿着背後的肌肤以下,划了一个句点。


  整个身子看来,小云简直是个上帝精心雕琢出来的女人,可令人一见而着迷。


  「奇怪啦!以前怎麽就没有注意到呢?」小丁一面躺着,手揉捻着小云的奶头,一面没头没脑的自言自语着。


  小云不知所以的问∶「什麽以前没有注意到啊?」「你呀!」「我?我怎麽啦?」小云显然听不出小丁的口气,痴痴的继续问下去。


  「看不出你是这麽漂亮的啊!早知如此,我就是舍了命,也要泡上你啊!


  今天的痛快,如果没尝到的话,那我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小丁带点开玩笑的口气说。


  「不来了,你就会笑人家。」小云把手中的那根肉柱子往旁边一丢,便要站起来下床。


  小丁怎可能让她走呢?抓住她甩在背後的手,一使劲┅┅便把她拥入了怀里。


  然後把她压在身下,那根炙烫的阳具,便顶着她的小腹。


  「不要嘛!不要嘛!」小云躲着要离开。


  可是°°


  当小丁的嘴唇吻上她的香唇的时候,她便不再挣扎了。她慢慢的、她细细的、她柔情万千的,抚摸着小丁的发丝,和小丁微微发烫的脸庞和脖子。


  小丁吻住了她的红唇,一刻不让她离开,简直像要让她窒息死似的。


  小云用力推开了他的身子,笑嘻嘻的蹲下去,蹲在小丁耸起撑着的胯下。


  顺着她的手势,小丁平躺了下去,看着小云用手握住了他的阳具。


  小云仍然是一脸笑嘻嘻的,她把阳具紧紧握住,就像抓着一根水管似的,左右上下的摇摆起来,嘴里哼哼唉唉的哼起了歌来,一脸的笑意,连她的嘴角都带着无邪的笑容。


  她俯下了身去,一口把阳具整根尽量的往嘴里塞,然後再把阳具吐出来,就像小孩子吃冰棒的时候一样,一脸掩不住的快活。


  小丁也被她惹得忍不住的笑起来了,然後咕哈的怪笑声像是止不住似的传了开来。


  小云仍然把阳具一吞一吐的,有时还把龟头放在自己的面颊上,轻轻的摩搓着,直到小丁也模模糊糊的呻吟了起来。


  他闭着双眼、微张着嘴巴,一双手轻轻的抚摸着小云又柔又细的长发,正享受着小云带给他的无比的快感。他简直要弓起身子,收回那根阳具了,因为他实在痒得无法忍受了。


  最後,他睁开了眼睛,握住了小云的双肩,用劲一带,便把她又俯压在自己的身下。小丁用手用力的把阴唇拨将了开来,而小云则握着他那根又硬、又烫、又长的大阳具,往自己的洞口插。


  小丁顺着她的手势,将腰一抬,屁股跟着一沉,那根七寸多长的阳具,便冲破了玉门关,直抵花心的最深处,吻上了她的子宫内壁。


  「啊!」


  两个人都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啊!这无比美妙的一刻啊!啊!这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一刻啊!


  他们都同时紧抱着彼此的胴体,只是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因为啊!此时此刻,只有紧抱着对方的胴体,才能享受到那最痛快的最快活的,最刺激的快感啊!


  然後,小丁提起了龟头,在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的,慢慢燃起彼此的欲火,轻抽慢插的耸动。


  渐渐的,小云的鸡巴洞内又涌出了数道的淫水,像黄河水决堤泛滥,又像地底的无名泉水在汩汩的往上直冒水。


  「嗯┅┅嗯┅┅嗯┅┅」小云一脸的笑意,情不自禁地不停浪叫着。


  逐渐的,欲火在他们的胸膛内炽烈的燃烧了起来。两个人都禁不住的加快了速度,两个人都禁不住的加重了力道。


  小云的一双手紧紧圈着小丁的脖子,而她的腿,则绕到小丁的腰上,远远看起来,就像小云的双手和双脚都绑在扁担上,简直像待卖的牲畜似的。


  而小丁却仍然是那副怪姿势,把头埋进小云的头发,只是不停的耸动着屁股,不时还配合着小云的情绪、扭动的节拍,加快加慢的抽插着。


  小云瀑布似的长发,洒了一床单都是,她的舌头不停的在他的嘴唇里探索着,一双手顺着脖子、肩膀和背部,慢慢的、慢慢的,轻轻的往下滑去,直摸到小丁的胯下°°那最性感的地带。


  「唔┅┅嗯┅┅嗯┅┅」小云浪叫着。


  小丁为她这浪荡的淫妇般的举止所震动,不觉地加快了底下抽送的劲道和速度,那「噗叱!噗叱!」一声声淫水如交响曲似地,那逐渐高涨的情欲,充满了两个人的胸膛内。


  小云忍不住的紧抱住他的脖子,不顾一切的、死命的吻住了他的唇,像是一个将死的病患,最後的挣扎似的,那麽的驾心动魄、那麽的分秒必争。


  「渍渍」的接吻声,像是一剂激情素,注射入了小丁的血液内,使他更亢奋。


  血液贲张的像燃起了一把火,呼吸浓浊而短促,简直像个住进紧急病房,将死的绝症者似地正在做最後的挣扎。


  「呼┅┅嗯┅┅啊┅┅呼┅┅嗯┅┅嗯┅┅丁大哥┅┅丁大哥┅┅我┅┅ 我┅┅受不了了┅┅┅┅加油┅┅用力点┅┅对了┅┅再用力点┅┅」小云情不自禁的又吻又抱的。


  两个人热烈的拥吻着,两个人热烈的抚摸着,两个人热烈的一上一下的迎凑着。「噗叱!噗叱!」的淫水声,和渍渍的接吻声,以及小云口中呢喃的浪叫声混合成了一首绝妙的、充满罗曼蒂克的轻音乐。


  「啊!」


  「啊!」


  「喔┅┅嗯┅┅嗯┅┅丁大哥┅┅丁大哥┅┅嗯┅┅」「嗯┅┅小云┅┅小云┅┅我┅┅我爽死了┅┅」小丁不停的呼喊着小云的名字,而小云则不停的浪吟着,两个人默契极佳的一上一下密切地凑合着。


  淫水啊!泛滥的一如黄河的决堤啊!


  「喔┅┅嗯┅┅嗯┅┅丁大哥┅┅丁大哥┅┅好舒服啊┅┅」小云忘情的伸动着玉臂,忘情的扭动着屁股。


  「啊┅┅嗯┅┅嗯┅┅加油┅┅丁大哥┅┅用力点┅┅啊┅┅妙极了┅┅ 喔┅┅妙极了┅┅美极了┅┅嗯┅┅嗯┅┅」小云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疯狂得像是失去了理智。


  只见她美目如丝、樱唇微张,奶头尖上的炙热像高压电一样。那根又黑、又硬、又粗、又长的巨无霸型阳具,毫不留情的在她的小穴内外抽插着。伴随着的是那淫水被冲刮的「噗叱」声,伴随着的是小云嘴里的浪叫声。


  啊!啊!好一幅生动的、动人心弦的春宫戏水图啊!


  小云的皮肤生的真好,又白又细又嫩的,好像涨满了水,一吹便会吹破了似的,白里透红,分外使人喜爱。那一对又白又挺的玉乳,在胸前一高一低的起伏着,鲜红的奶头,令人忍不住想去咬它一口。那小腹下的一片平滑的、柔细的肌肤,令人产生了无可抗拒的诱惑力,大概每个男人,甘心倾家荡产,只愿能和她春宵共渡一夜吧!


  「哦┅┅嗯┅┅痒呀┅┅丁大哥┅┅丁大哥┅┅加油呀┅┅哦┅┅」「嗯┅┅嗯┅┅嗯┅┅」「呼┅┅呼┅┅呼┅┅」


  永无止尽的喘息声,永无止尽的抽插声。


  小云舞着双手,像个垂死边缘的患者在做最後的挣扎,好像那麽的凄惨,那麽的无助。


  「啊┅┅丁大哥┅┅我不行了┅┅要丢了┅┅嗯┅┅喔┅┅」「忍一忍┅┅等会┅┅我们一起丢┅┅小云┅┅忍一忍┅┅呼┅┅嗯┅┅呼┅┅呼┅┅呼┅┅」小丁在小云的耳朵旁轻咬着,底下的抽插动作却仍然炽烈的进行着。


  「哦┅┅丁大哥┅┅丁大哥┅┅我真的不行了┅┅快救救我吧┅┅啊┅┅啊┅┅啊┅┅」果然一阵阴壁紧急收缩,火辣辣的阴精便直流而出,射在小丁炙烫的龟头上,射在小丁炙烫的马眼上。


  「啊┅┅啊┅┅哦┅┅美死了┅┅爽死了┅┅丁大哥┅┅好舒服啊┅┅我升天了┅┅嗯┅┅哦┅┅嗯┅┅」小云整个玉体,趐软的平躺在床上,正享受着这无比美妙的一刻。


  「呼┅┅呼┅┅呼┅┅」小丁静静的伏在小云的身上,整个头便埋在小云的硬挺的又白又嫩的乳房上,享受着她全身的热劲。


  「哦┅┅哦┅┅哦┅┅」


  啊!真是快活似神仙的一刻啊!


  休息过了一会,小丁又开始了他的冲刺。一阵狠抽猛插,又揭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


  小云大概是太累了,只是平躺着,让小丁在她的身上恣意玩弄着,在她的身上恣意的抽插着。


  「哦┅┅哦┅┅哦┅┅」


  「呼┅┅呼┅┅」


  忍不住的兴奋啊!忍不住那如火般的性欲啊!如何才能解救这一对陷於水深火热之中的男女呢?


  小丁的狠抽狠送,把小云带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只见她微闭双眼,嘴巴里哼哼唉唉的呻吟着∶「哦┅┅哦┅┅嗯┅┅唉唷喂┅┅你┅┅你真厉害┅┅ 真像条牛┅┅嗯┅┅我会被你干死的┅┅」「呀┅┅丁大哥┅┅丁大哥┅┅呀┅┅又来了┅┅好痒┅┅好痒┅┅用力点┅┅用力点┅┅喔┅┅哦┅┅」一场激烈无比的厮杀,正昏天暗地的在进行着。两个人像被触怒的斗牛似的,一上一下猛力的抽送凑合着。


  「呼┅┅呼┅┅呼┅┅」


  「嗯┅┅呀┅┅嗯┅┅」


  浪漫无边的春宫戏水图正上演着。


  杨贵妃和唐明皇的恩爱,可能和这个相比吗?


  赵飞燕和汉文帝的恩爱,能和这个相比吗?


  比不得的啊!这无边的春色,岂是世界常有的呢?说不定要五百年,才难得碰上一次呢!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五百年」啊!唉呀!真是让他们好好的上了一课历史啦!


  【完】